這篇文章反應了我和小甯之間的問題,也是我想了很久的疑問,在小甯二歲半前,我和她的對話一直維持著平和的一貫態度,但之後的我卻開始沒耐心了起來,怒吼的分貝愈來愈大.....一直以為是懷了老二的問題(覺得累?),二來是她長大了,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見了(翅膀硬了?);但看了老師的文章才豁然開朗,原因是我的「話說壞了」。。。。

蔡穎卿專欄:媽媽是最初的老師

為什麼孩子不聽話

    為什麼孩子不聽話,也不跟父母說話?有沒有可能不是父母的錯,也不是孩子有問題,而是「話說壞了」?這個新專欄正要邀請父母孩子,一起來修這堂人生必修的語言學。

 

    在烘焙店選購麵包的時候,身旁蹦跳著走來一個三、四歲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他的身高剛好與最低層的棚架齊高,拿取食物順手方便。他身後馬上響起了一個制止的聲音:「放下!」
    那媽媽的聲音聽起來不太大,也聞不出任何怒氣。但當孩子的手,開始從興奮的指點,轉為更實際的觸摸時,那聲「放下」以比較高的分貝再度響起。然後一聲接一聲,隨著孩子動作的加劇而拔高,音質也越來越尖硬。

    不知道為什麼,當時的氣氛讓我想起微波爐的「超級熱﹝superheating﹞」。那聲音中包裹的情緒已瀕臨爆炸邊緣。我突然很想乖乖地把手中的麵包一一放下,以答覆那無人回應的命令,免得爆炸了,周圍無一倖免。

    過幾天,我在新加坡樟宜機場,親臨一場幾乎一模一樣的母子現場。只是當那位媽媽追著他在洗手間玩水的兒子時,制止的語言是英文的「stop it」。一樣是一聲加高一聲,一樣是母親即將爆發,而孩子卻全然無視於那「超級熱」。

    心「不在」的時候

    對語言的感覺就「麻木」

    想起這兩則連續發生的事,我不禁啞然失笑。看來全世界的教養問題差異並不大。我只是很訝異,當父母指導孩子接受一份指示時,竟然辭窮到跟一個機器人沒兩樣,不停地反覆同一句話。

    是不是我們因為生活的忙碌而失去轉換語言的想像力了?還是嘴角吐露話語的同時,我們的心其實是不在的,所以沒有察覺到自己的麻木?

    我也很訝異現在的孩子對父母所說的話竟是如此地無動於衷,他們是真的天生冥頑不靈?還是已經被生活中毫無新意的語言訓練成一對東風吹射中的馬耳

    當了二十一年的母親,我覺得自己永遠的功課是學習跟孩子好好說話,因為無論讚賞、協商、指示、責備或鼓勵,語言都是親子溝通最重要的工具,有了好的語言渠道,我跟孩子的心靈分享才能永遠暢通、清澈可喜。

    常想起初為人母時自己的溫柔,把襁褓中的嬰兒緊緊地摟在懷裡,低著頭、臉貼臉、喃喃地細訴愛憐與情意。那種心境雖永難忘懷,但那份耐心卻隨著孩子的成長而慢慢轉變消逝。因為懷裡不會表達的孩子開始有了自己的意志、使用自己的語言,我知道那齣愛的獨角戲再也唱不下去了,因為單行流向的語言,哪裡都到不了

    父母要好好地

  照顧孩子的語言成長

    我很幸運,孩子在求學的期間遇到過許多語言良善、發人啟思的好老師,那些話語隨著字條或孩子的轉述,成為我學習的楷模。我漸漸懂得對孩子說話不只是溫柔就好、不只是滿載鼓勵就好,更重要的是自己的真誠,因為真誠可以承載雙方的檢討與期待,這樣的對談即使在面臨問題時,仍可避免許多不該有的衝突與傷害。

    世界快速地改變著,許多父母因而相信,孩子長到某一個程度後就不再喜歡與父母對話。而有的父母,因為想要與孩子有更多談話的機會,開始模仿兒女的談話方式。我曾聽過一位平常言談十分穩重的朋友,跟他上高中的兒子講話時簡直像流氓一樣,驚訝之餘忍不住問他為何有這樣的改變,他說:「不這樣沒辦法跟他們溝通。」

    我到現在還相信那都是一種迷思,引發這種迷思的原因是,我們沒有好好地照顧孩子的語言成長。

    我很期待能在這個小小的專欄中,分享我所經歷的親子對談所得,也很期待我們從迷思中走出來,致力創造家庭美好的語言氣氛,教養出談吐動人的孩子。

蔡穎卿專欄  (20070907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玲果 的頭像
玲果

小羊木場

玲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